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政教育 > 廉史鏡鑒 > 正文

改革開放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發布時間: 2018-11-22 15:26:38   來源: 學習時報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近百年的曆史進程,本質上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與社會革命實踐創新相互激蕩、相互促進的曆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上的突破深化造就中國社會一場又一場波瀾壯闊的偉大實踐,中國社會革命偉大實踐的變革成就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一次又一次實現曆史飛躍。已經完成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是如此,正在進行的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同樣是如此。40年來,馬克思主義再一次深刻地改變了中國,中國也不斷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改革開放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造出的偉大實踐成果  

 

       馬克思主義是實踐的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更是以實踐為鮮明指向。正像毛澤東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中強調的:“要使馬克思列甯主義的理論和中國革命的實際運動結合起來,是為着解決中國革命的理論問題和策略問題而去從它找立場,找觀點,找方法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找對了立場、觀點、方法,就會結出實踐的碩果。中國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開啟的改革開放“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結出的實踐碩果。   

       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首先要搞清楚什麼是中國社會的最大實際,什麼是中國社會最基本的國情,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一永恒的課題在20世紀下半葉更加突顯出來。通過解放思想,重新确立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中國共産黨人作出我國尚處于并将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科學論斷,并把它作為制定一切方針政策的根本依據。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特指我國在生産力落後、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必然要經曆的特定階段”。鄧小平講得更明确,“我國從五十年代生産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到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基本實現,至少需要上百年時間,都屬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理論突破與創新,奠定了改革開放堅實的理論基礎。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産之間的矛盾是主要矛盾,要解決這一主要矛盾,必須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生産力,逐步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并且為此而改革生産關系和上層建築中不适應生産力發展的部分,這就需要改革開放。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不僅體現在生産力水平比較低,還體現在制度建設不夠成熟、沒有定型。所以,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确立以後,還要繼續調整、改變束縛生産力發展的一些體制機制,建立起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态文明等各類體制和相應運行機制,讓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這就是40年來改革開放已經和正在做的事情。   

       随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不斷深化,束縛中國社會的一些僵化保守的觀念不斷被打破,新的認識、新的政策不斷湧現。黨的十二大提出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提出我國社會主義經濟是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黨的十三大提出社會主義有計劃商品經濟的體制應該是計劃與市場内在統一的體制;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後,提出建立适應有計劃商品經濟發展的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經濟體制和運行機制。在這一思想與實踐相交織的曆史進程中,鄧小平提出一系列精辟論斷: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别;等等。這從根本上解除了把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看作屬于社會基本制度範疇的思想束縛,使得中國社會在計劃與市場關系問題上的認識有了新的重大突破,最終把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同發展市場經濟結合起來,成功實現了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偉大曆史轉折。   

       用馬克思主義寬廣的眼界觀察世界,對時代主題的判斷也發生了重大變化。一方面,二戰以來科學技術的進步使得經濟國際化、全球一體化的程度不斷加深,國家間的相互依存關系大大增強,沒有一個國家能單純依靠軍事力量赢者通吃還能全身而退,發生世界大戰的概率越來越小。另一方面,總結曆史經驗,關起門來搞建設是不能成功的,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而且,“中國是一個大的市場,許多國家都想同我們搞點合作,做點買賣,我們要很好利用”。伴随着“和平和發展是當代世界的兩大問題”科學判斷的作出,從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中國把對外開放确立為基本國策,打開國門搞建設,大踏步地趕上時代,從建立經濟特區到“三來一補”,從堅定“複關”到成功“入世”,從被動融入到主動引領,實現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曆史轉折。 中國把堅持獨立自主同參與經濟全球化結合起來,這是馬克思主義世界曆史思想在當代中國的運用與實踐。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中國共産黨人清醒地認識到,推動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力量隻有在世界曆史的意義上才可能真正存在,更加美好的人類社會發展狀态也隻有在世界曆史的意義上才可能真正實現。于是,在一些西方發達國家開始反全球化,甚至準備築牆把自己封閉起來的時候,中國社會成為中流砥柱,扛起了捍衛推動改善經濟全球化的大旗。“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提出5年多來,越來越為國際社會所認同,成為建設一個更加美好世界的全球共識;“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多來,已有140多個國家和地區、80多個國際組織支持和參與,同中國簽署了合作協議,成為順應經濟全球化潮流的最廣泛的國際合作平台。中國的改革開放在深刻改變中國的同時也開始深度塑造世界。   

      

       改革開放不斷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現曆史飛躍

  

       實踐是理論創新不竭的源泉。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發生了改天換地的深刻變革,置身這一曆史巨變之中的中國人更有資格、更有能力揭示其中所蘊含的曆史經驗和發展規律,為發展馬克思主義作出中國的原創性貢獻。我們有這樣的理論自覺,更有這樣的理論自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引領改革開放不斷從輝煌走向輝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又在改革開放的高歌猛進中實現着自身的曆史性飛躍。   

       以鄧小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在改革開放新的實踐基礎上,認識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走自己的路,不能把書本當教條,不能照搬外國模式,明确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認識到中國還處在并将長期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是一個至少上百年的曆史階段,不能脫離實際,超越階段,明确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曆史方位;認識到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産力,發展生産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明确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任務;認識到改革也是一場革命,也是解放生産力,是中國現代化的必由之路,明确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動力,等等。這一系列來自實踐的認識不斷深化,比較系統地初步回答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發展階段、根本任務、發展動力、外部條件、政治保證、戰略步驟、黨的領導和依靠力量以及祖國統一等一系列基本問題,進而回答了“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根本問題,把對社會主義的認識提高到新的科學水平,形成鄧小平理論,實現了繼毛澤東思想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二次飛躍。   

       改革開放實現了中國社會前所未有的發展,也給中國社會和中國共産黨帶來了全新的挑戰。中國共産黨的曆史方位發生了重大變化,我國發展呈現出一系列新的階段性特征。中國共産黨如何在“四大考驗”中保持政黨的先進性與純潔性,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駕馭市場經濟的能力;中國社會如何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同時有效避免經濟社會發展“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的問題,如何在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實現發展的可持續,等等。實踐出考題,理論做答卷。通過對“建設什麼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重大問題的系統深刻回答,在深化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認識的基礎上,把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的認識提高到新的水平,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理論創新。   

       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理論創造自當不斷與時俱進。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社會取得了曆史性成就,發生了曆史性變革,讓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讓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的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讓中國社會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更重要的是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統攬“四個偉大”的實踐也漸次展開。這是我國曆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是人類曆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偉大的實踐孕育出偉大的思想。在這樣堅實的實踐基礎上,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應運而生。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宏大的戰略眼光勾勒出21世紀中國和21世紀社會主義的前途命運,以其對曆史經驗的深刻總結,對曆史規律的深刻揭示,對現實問題的深入分析,對未來發展的深入思考,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又一次飛躍,不斷開辟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新境界。

  

       改革開放40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政治定力與理論自覺   

 

       通過梳理改革開放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關系,認真總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寶貴經驗,深入思考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内在邏輯,積極探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規律,講清楚40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做對了什麼,既是将改革開放進行到底的現實需要,也是不斷開辟馬克思主義新境界的客觀要求。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核心在“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在把握馬克思主義精髓的基礎上堅守馬克思主義立場,在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的前提下發展馬克思主義。離開馬克思主義談中國化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是空中樓閣、鏡花水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背離或放棄馬克思主義,我們黨就會失去靈魂、迷失方向。在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這一根本問題上,我們必須堅定不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動搖。”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落腳點在“中國”。馬克思主義要真正在中國大地上枝繁葉茂,一定要立足中國國情,彰顯中國風格,要能為開辟中國道路,解決中國問題提供理論支撐與思想保障。離開中國的實際,離開中國的實踐談馬克思主義沒有意義。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是為了裝點門面,不能變成隻是拿在手上的箭,連說“好箭”就是不發射。好箭是用來打靶射“的”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是要拿馬克思主義這個“矢”來射中國這個“的”的。   

       同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一定要有中國形式、中國風格、中國特點、中國氣派,概言之,要有“中國味”。這中國味,就是幾千年來積澱在中華民族生命和血液中的中國情感、中國意志、中國願望、中國思維等等,就是中國文化的精、氣、神。我們不可能離開自己國家與民族的優秀文化和傳統去進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工作。沒有中華優秀文化沃土的滋養,不可能有馬克思主義的發揚光大、生機勃勃。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關鍵在于“化”,要化為理論、化為信仰、化為武器、化為實踐。毛澤東指出:“任何國家的共産黨,任何國家的思想界,都要創造新的理論,寫出新的著作,産生自己的理論家。”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化”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此基礎上,還要通過理論武裝轉化為中國共産黨人為偉大事業不懈奮鬥的堅定信念,轉化為觀察和解決問題的科學方法,轉化為指導改造客觀世界和主觀世界的行為準則。同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要從書本裡、文件中、會議上走出來,走進群衆火熱的生活、走向中國蓬勃的實踐,以簡明的内容、通俗的形式、大衆的思維、普及的方式讓群衆能掌握、會運用。讓廣大群衆所認知、所接受、所實踐,才能成為人民群衆的思想武器,也才能把人民群衆作為自己的物質武器。   

       理論的最高目标是指導實踐,理論的最高成就是化為實踐。中國社會的發展實踐都應該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原則的遵循,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要求的踐履,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目标的追求。不能講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如果理論上講的與實踐中做的不僅不一緻還相互打架,既損害了理論的權威,也會讓實踐走入誤區。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創造性的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式的馬克思主義,更不能是改旗易幟的馬克思主義。這是改革開放40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結論,也是改革開放再出發中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根本要求。〔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 辛鳴〕